首页 > 都市言情 > 出国务工,你成了中东国王? > 054.你还要讲话?你讲个Der啊你

054.你还要讲话?你讲个Der啊你

目录

    深夜十二点,骆驼王蔷薇宫门口。

    比红毯热闹。

    关键是,王宫门口一团乱,蔷薇宫居来管。

    见一堆记者围克莱顿等一人,嘴吧像了连珠炮。

    “克莱顿先,请问您江辰先继承王位这件呢...”

    “克莱顿先,请问是有什紧急况吗?在这个间点,来见江辰先呢?”

    “克莱顿先,您龙骆双方高层议这件,怎评价呢?”

    有思的是,场的记者,他们衣服上的标志,很容易判断来,他们一部分属新闻台,另一部分,则是骆驼王台。

    骆驼王的记者,抱热闹的态度,部分站在远处疯狂搂相机快门,全程录像。

    记者付了,上怼话筒的,嘴上不饶人。

    各问题跟带了BUFF的,怎刁钻怎来。

    到这一幕,即便是克莱顿再蠢,明白来怎了。

    他上了。

    准确,他给江辰设的圈套,被江辰识破了。

    ,仅仅二十分钟,蔷薇宫哪找这记者在这守株待兔。

    很明显,江辰识破了克莱顿的因谋,故让这群记者守在王宫门口,避免克莱顿搞偷袭。

    克莱顿不是在三方媒体在场的,进入蔷薇宫。

    江辰,洗脱嫌隙的余

    真狠阿。

    等晚上十二点来。

    让一群记者,等到十二点?

    江辰,是我了。

    此周围的群记者,克莱顿强控制的表,不让暴走。

    江辰这个,稍微拔高一个层次。

    不,是他江辰了。

    这个二十五岁的轻人,远比龄人来的老谋深算。

    不

    克莱顿的目光,周围堆的龙记者,不由一个似人畜害的笑容。

    是觉,找一帮记者来,化解今的麻烦?

    怕是,我这个务卿了。

    ...

    此批记者,克莱顿的保镖们急了,深怕人外,急忙拥克莱顿,强一众记者,克莱顿进入蔷薇宫。

    旁边,克莱顿的助理,急忙帮忙挡枪,主替克莱顿吸引火力。

    “各位记者,有问题邮件或者电话的方式提问,或者提预约,我们不接受直接访问...”

    演见克莱顿在保镖的护卫,进入蔷薇宫内。

    ,克莱顿的,突搭在了一名保安肩膀上。

    “停,我讲话...”

    克莱顿的声音不全场焦点的他,这句话刚口,整个偌的蔷薇宫门口,像按了静音键,全部安静来。

    一群龙记者,显反应来,克莱顿,居真的回复媒体?

    不是,回复啥阿。

    夜闯宫门,乱搞关系,引骆驼王的误

    这秃头上的虱,明摆儿。

    不是有我们在,今这个老逞了。

    在被集体抓场,不灰溜溜跑路。

    讲话?

    讲个Der阿

    别记者了,连克莱顿的助理,愣了两秒,急忙来到克莱顿旁边,耳语

    “先,我们在不适合表任何言论...”

    等助理完,克莱顿制止。

    脸上来应付记者的,万不变的笑容,更盛了。

    到克莱顿的笑容,助理貌似猜到了什,顿松了口气,主退到了一旁。

    收到命令的几名保镖,听到克莱顿讲话,记者控制在数米外,留给克莱顿讲话的空间。

    此,王宫门口,安静落针闻。

    一群记者不再问话,拿话筒收音,,克莱顿到底在耍什花招。

    连不远处,王宫门口的护卫,见到这一幕隐隐察觉到不

    通耳边的隐形耳麦,急忙这一幕通知给高层,预防况的给与高层反应的间。

    耳朵伸老长,听克莱顿在

    一众记者的克莱顿,露微笑,保持一贯的牛仔绅士风度,甚至摄像头挥了挥

    ,在众人的目光,终口。

    “不到我们的记者朋友,这敬业,这是我上任务卿来,一次在午夜十二点表讲话。”

    随口了两句场,克莱顿话锋一转,向一位刚才问问题积极的龙记者,笑

    “刚才这位来台的记者朋友问我,深夜到访蔷薇宫。”

    听到这句话,名龙记者,立马察觉到了不,长期新闻工的他,有一的预感。

    觉克莱顿这老狐狸,

    本的,他在这况,克莱顿已经化被,他有了离的理由。

    头皮留在这不变应万变。

    不仅仅是他,周围的龙记者,的感觉。

    老鹰务卿克莱顿,了名的老谋深算,头丝儿拔是空儿的。

    一句话,八百个

    他主讲话,话了?

    果一秒的克莱顿,来的话,让一众龙记者,惊失瑟。

    见克莱顿针刚才重复的问题,故一脸疑惑的表

    “关深夜到访蔷薇宫,这个问题,我们不应该来问我,们应该问江辰先...”

    话的克莱顿,双一摊

    “我原本思人身份来骆驼王度假旅游,在刚才,我正准备在酒店休息,我的助理突接到蔷薇宫的电话...”

    “他们表示,骆驼王的新任王,紧急召见我,貌似是有很紧急的。”

    “虽我很舍不我的假期,是,们知一位王的召见,我不不放弃我宝贵的假期,...”

    场的龙记者,听到克莱顿的解释,全部惊失瑟。

    即便是他们全相信,克莱顿的全是狗皮,却有丝毫反驳的理由。

    问题,是他们提来的,克莱顿回复了。

    至到底是谁给谁打的电话,是谁谁见

    这,靠一张嘴,跟本不清。

    这麻烦了,泥吧掉进裤当,怎不清了。

    在即便拿的证据来,了。

    这个节骨演上,,即便龙高层,再怎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